Hello Pop!!

Read Article

享受東京Live House!!

盡情享受東京live house的熱情與音樂衝擊! 詳細地說明 請按這裡

Hello HIGH Pop!!演出的NUDGE’EM ALL・Nerd Magnet・wearer主唱的對談

Hello HIGH Pop!!演出的NUDGE’EM ALL・Nerd Magnet・wearer主唱的對談

10月18號在高円寺HIGH舉辦PowerPop活動“Hello HIGH Pop!!”。演出的樂團是wearer、Nerd Magnet、NUDGE’EM ALL。活動之前樂團的主唱YK先生(wearer)、須田先生(Nerd Magnet)、坂木先生(NUDGE’EM ALL)對談了。

 

ーー首先請告訴我你們的關係。

YK(wearer):我們向NUDGE’EM ALL打了幾次的招呼,但是同台是第一次。當然我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們。大學的時候剛剛知道日本有獨立音樂界,開始聽KOGA RECORDS的音樂。從那個時候跟strawberry、SWITCH TROUT一起知道NUDGE’EM ALL。這次可以一起演出覺得很光榮。

ーー今年6月份Nerd Magnet跟NUDGE’EM ALL同台演出了吧。

須田(Nerd Magnet):對啊,我學生的時候,聽了weezer的自選翻唱專輯認識了NUDGE’EM ALL,能夠跟這樣的樂團一起演出真不敢相信。

坂木(NUDGE’EM ALL):是不是「don’t let go」?2003年吧。

須田:是的,10年以上吧。

坂木:那時還想著自己會紅的時期呢(笑)。

大家:(笑)

YK:我第一次買NUDGE’EM ALL唱片的時候大概是1998年左右。剛剛上大學就給我強烈影響的獨立音樂。

不是只屬於我的

ーーYK先生和須田先生都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聽NUDGE’EM ALL。NUDGE’EM ALL可以一直繼續活動的祕訣是什麼?

坂木:為了讓團員一直保持向心力,銷售,製作,會計都分配給團員讓他們自己負責。然後世態稍微有變化的話,個人意識也會跟著改變,然後樂團也會一起改變。樂團不是只屬於我的,會一直成長變化,不可能一成不變。

YK:團員都應該保持動力,這個方面怎麼樣?

坂木:幸運的是團員們一直保持著動力。因為喜歡而能夠專注做一件事的人很少,我很幸運能夠一直專注於做自己喜歡的事。

ーー對須田先生來說,關於樂團的動力是什麼?

須田:我也玩樂團玩得很開心。我在公司工作很長時間,周圍的上班族跟玩樂團的人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有時候也被揶揄了。可是我在心裡想「雖然現在是普通的上班族,等一下可是要上台表演呢!」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一種動力(笑)。

YK:我也一樣。

須田:我對YK先生的印象就是the blue album時期的部落格。反映很好,我也有同感。

YKwearerLIVE
wearer Vo.G YK(Photo by Sanae Sato) 

ーー大概是什麼樣的內容?

YK:大學畢業後,我一直想玩樂團,但是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當個上班族。到30歲的時候,我下定決心在怎麼遜也要開始玩樂團,就開始wearer的生涯。雖然平常我還是上班族,但是到了Live House就玩樂團,當個玩樂團的人,我就覺得很高興。我很滿足。這樣的我沒想到可以發表自己的作品。超級開心!(※ YK BLOG  wearer 「the blue album」)。


wearer “東京の夜が廻りだす”

ーー剛才說不可能一成不變,樂團的營運,演出等活動內容也改變了對嗎?

坂木:以前沒有Twitter,所以我們帶宣傳單去Live House順便喝酒熬夜到早上才回家,好像去Live House玩的感覺。表演後,很多人在門口發宣傳單,我那時候有點憧憬那樣的人(笑)。

YK:我也能理解。那時候我在Live House看到發DEMO的人,就覺得他是很厲害的人(笑)。

坂木:羨慕自己表演自己發傳單的人,是不是?(笑)

YK:我們大學的時候,上網就是撥號連接(笑),不可能用來找音樂。我們只能去diskunion,Tower Records之類的唱片行找音樂。

須田:表演的告知方法也完全不一樣。真的是大家直接口耳相傳。

YK:當時怎麼收集表演的訊息?

坂木:去看表演順便拿宣傳單,還有看「Pia」這個雜誌。

 

台灣的時代!?

ーー以前我採訪NUDGE’EM ALL鼓手真田先生的時候,他告訴我NUDGE’EM ALL有在海外(紐約)表演的經驗。你們對亞洲有什麼樣的印象嗎?

YK:比如說,現在在台灣有受NUMBER GIRL影響的樂團「透明雜誌」。也就是說台灣現在也有喜歡日本的90年代的音樂的人。我想知道如果他們也聽了一樣受90年代音樂的影響的我們的歌會有什麼樣的感想。

須田:真的讓人有點在意呢。

坂木:那麼現在就去吧!聽說台灣的美女很多(給大家看他的iPhone畫面)

YK:哇噻!卡哇伊!!

ーーYK先生今天最大聲的一句話(笑)。

YK:聲音不小心大了點(笑)。

坂木:搜索「台湾 女の子」就出來了。動力上升了吧(笑)。

須田:對啊(笑)。那就現在一起去吧!

YK:是台灣的時代了!

須田:結論是台灣的女生很可愛。。。(笑)

坂木:音樂變成了遇見台灣可愛女孩的手段(笑)。

 

只是做我想做的

須田:這是一個NUDGE’EM ALL迷的發問。是從「see」專輯開始寫日文歌詞對吧,周圍的反應怎麼樣?

坂木:週邊的反應還不壞,因為是日本人吧,所以覺得日語比較容易合音。可是寫歌詞的時候日語比英語難。直接用日語唱的話觀眾就明白意思,不知道他們對這首歌有什麼想法。日語歌詞大部份都是鼓手寫的,有時候用日文唱的話,歌曲的感覺和英文完全不一樣,歌曲完成的時候,覺得還不錯,加上日文歌詞變的非常好。「オレンジ電車(橘色電車)」就是這樣。

須田:我喜歡「オレンジ電車(橘色電車)」!

NUDGE’EM ALL “オレンジ電車”

坂木:用日文唱的話馬上就知道這首歌是好還是壞,很有意思。開始寫日文是對的。

須田:那樣的音樂配上日文歌詞,是ㄧ個很好的榜樣,我們也要唱日文歌詞。

坂木:可是表演時唱日文絕對不能唱錯阿(笑)。我完全記不住歌詞所以很辛苦的(苦笑)。我們第一次做日文歌曲是錄「don’t let go」的同時,我們又以別的名字「EM」發表了只有一首日文歌的錄音。那時候我們想挑戰日文歌。「see」專輯的時候我們很自然的做了日文歌。最近唱日文歌比較好玩。

YK:NUDGE’EM ALL開始唱日文歌的事給我們很大的勇氣。前輩也唱日文歌的話,當然我們也能唱。

坂木:別這麼說(笑)。我只是覺得想做的事就放手去做。有人聽我們的歌,買我們的CD,以那筆錢再錄音。剛好繼續這樣的循環。如果觀眾不喜歡我們的歌,就不買我們的CD,自然淘汰下我們就不能在Live House表演,最後漸漸老死孤獨終身(笑)。時間會證明一切,所以我只是做我想做的。

須田:(對YK先生)我們的日文也一起加油吧(笑)。

2015-06-20 21.32.33
ナードマグネット Vo.G 須田亮太

ーー我想問關於你們常聽的音樂。須田先生怎麼樣呢?

須田:Nerd Magnet是直接受到歐美風格影響的樂團(笑)。很容易被聽出來是Weezer、Wheatus、Muffs、Fountains of Wayne、 Motion City Soundtrack等等的樂團。就好像是用他們的曲填日文的詞這樣。

YK:這樣就很厲害了。最初我聽了「プロムクイーン(Prom Queen)」「アフタースクール(After School)」的時候,我嚇了一跳。用日文也做得出來Power Pop的旋律和和聲。然後「Mixtape」是一首好歌。

須田:謝謝你(笑)。


Nerd Magnet “Mixtape”

ーーYK先生怎麼樣呢?

YK:我一開始聽THE BEATLES,還有Blur、Oasis那樣的Brit-Pop。知道Super Car,Sunnyday Survie,Northan Bright之後,就想「日本竟然也有這樣風格的樂團!」。之後我就開始聽日本團。可是我的根還是CHAGE and ASKA。

坂木:哦!我第一次買的CD就是CHAGE and ASKA。我記得應該是「ラプソディ(rhapsody)」。

YK:真厲害,發佈「SAY YES」前的。很好的歌曲。

ーー坂木先生呢?

坂木:果然大家都很喜歡THE BEATLES,還有Jellyfish,Stevie Wonder也是。獨立唱片公司SNUFFY SMILE發佈的BLEW樂團是我大學的學長們組的,因為身邊有這麼厲害的學長們,所以我經常聽他們的音樂。還常聽TEENGENERATE,REGISTRATORS,DEVIL DOGS這樣Garage Punk的樂團。

2015-09-22 19.18.24
NUDGE’EM ALL Vo.G 坂木誠

YK:開始NUDGE’EM ALL的時候,有被其他樂團的風格影響嗎?

坂木:可能是Elvis Costello、The Hollies、Squeeze、The Zombies。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想彈PANTERA那樣重金屬但是是輕鬆的旋律,不過我彈不出來(笑)。當然也聽RON RON CLOU和THE PLAYMATES(都像NUDGE’EM ALL一樣KOGA RECORDS的樂團),結果我彈得出來的東西就像現在的感覺。我會聽各式各樣的音樂。從父母聽的Carole King、Sergio Mendes到Techno我都會聽。Bossa Nova的唱片裡有付樂譜,上面有和弦,我那時候把他們背起來了。當時的感覺是該用鋼琴彈奏的歌曲卻用吉他演出,變形的歌曲。不過現在聽就是該用吉他的歌曲(笑)。

YK:當時很流行“渋谷系”。不論音樂類型和音樂規則,好就是好,取歐美音樂的優點,再貼上標籤說我們的音樂是“渋谷系”。那時候的氣氛NUDGE’EM ALL也有,我聽的時候也覺得「啊~這就是渋谷系啊!」的感覺。

坂木:可是那時候我們完全沒聽過“渋谷系”(笑)。開始的時候常常被拿來跟Flipper’s Guitar比較,但是還是沒聽過,畢竟我們想彈重金屬音樂。

須田:那麼原本翻唱了重金屬樂團的歌曲?

坂木:我本來想彈重金屬,可是彈不出來(笑)。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翻唱了GUNS N’ ROSES的歌曲。

須田:我也能理解剛開始彈吉他的時候,會想彈Heavy的歌曲(笑)。中學的時候,我一直練習X JAPAN的「紅」。跟會彈吉他的朋友炫耀「我會彈這首歌!」(笑)。

坂木:並不是彈整首,而是只挑比較帥的地方練習而已吧(笑)。

須田:沒錯。「我會彈這首歌的solo喔!」像這樣。當時可是L’Arc〜en〜Ciel和GLAY的solo戰爭呢!

坂木:我們那時候是BOØWY和Unicorn。因為太喜歡Unicorn了所以受到他們很大的影響。

YK:聽了各式各樣的音樂,NUDGE’EM ALL也嘗試了各種音樂性質,現在也能夠演出日語歌了。就算風格變了,相對的NUDGE’EM ALL有想傳達給聽眾的東西嗎?

坂木:沒有特別想傳達的(笑)。寫好的曲子感覺不錯,想讓別人聽一下,只是這樣而已。我喜歡音樂,當然隨著演出場次越多,朋友也增加了,只是生活中的一個單純的樂趣。如果能用我的音樂感動別人的話會很開心,用只有人才能辦到的事(彈奏音樂)使人感動,我覺得很驕傲。

YK:原來是這樣。這是能一直持續下去的祕訣。作曲本身也好,演出也好都很快樂呢。

須田:不喜歡音樂的人沒辦法持之以恆對吧。

坂木:對我們來說,音樂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須田:我覺得這是理想。

 

8月份Nerd Magnet來東京開演唱會的時候,讓他們集合開始對談了。百忙之中抽空來,真的謝謝你們!活動之前這樣跟演出的團員一起聊音樂,對我來說真的很新鮮,真的很有意思了。其中雖然有台灣女孩的話題,但是基本上能夠窺見對音樂的熱愛。為了要能呈現精彩的表演我也要好好準備能夠迎接他們的舞台。還有來參加的人請一定要好好期待喔!

2015-08-15 02.19.25
Hello HIGH Pop!! 
Hello HIGH Pop!! Facebook

NUDGE’EM ALL OFFICIAL WEB SITE

Nerd Magnet OFFICIAL WEB SITE

wearer OFFICIAL WEB SITE

高円寺HIGH ACCESS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別的語言:別の言語: 簡體中文, 日語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