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Pop!!

Read Article

享受東京Live House!!

盡情享受東京live house的熱情與音樂衝擊! 詳細地說明 請按這裡

How to count one to ten即將前往台灣巡迴囉

How to count one to ten即將前往台灣巡迴囉

今年秋天剛剛發表3rdEPMethod of slow motion》的How to count one to ten,是目前備受矚目的後搖滾樂團。這個月即將迎來他們的第一次海外公演—台灣巡迴,期待今後的活動越來越多,就讓我們來聽聽吉他手兼鍵盤手 奧原祐太的想法吧!

 

--十月份我在澀谷O-nest第一次看了How to count one to ten的演唱會,那是跟台灣的數學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一起巡迴表演。這個活動是怎麼來的?

奧原:最初的契機是在去年我們收到大象體操的來信,內容是詢問能否一起在日本做巡迴演出。他們新專輯的混音和後期製作找了TOE的美濃先生幫忙,所以今年年初他們有來日本。當時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聊過之後決定一起辦專輯發片巡迴。

 

--那以前你們都沒認識呢?

奧原:對,在香港有間叫做White Noise Records的店,包括後搖滾等很多類型的獨立音樂唱片行。每當發表我們的作品也會在那裡寄賣,聽說是店長把我們的作品介紹給大象體操的。

 

現在正是時候開始玩後搖

--可能大家都會想知道,所以由我代表來問你()How to count one to ten,這個團名讓我們留下了印象,團名的由來呢?

奧原:直譯是《如何從一數到十》吧,聽起來雖然很基本,卻也可以有深刻的意涵,也很有哲學的感覺。我們的音樂類型是後搖滾,數學搖滾這個團名應該也說得通,聽起來也很清爽,原本以為有點難唸,但是意外是念起來很有節奏還滿輕鬆地就能說出來。原本不是我想的,是朋友推薦給我,「這怎麼樣?」,聽到的瞬間就說這個好!然後就被允許拿來當團名了。

 

--原來是這樣的啊,當初是為了表演後搖滾而組團的嗎?

奧原:以前是像Tommy Guerrero那樣的藍調,Funk(放克)風味純演奏的樂團,但是有個團員脫退了。剛好我一直想做後搖滾樂團,就是那時候找朋友一起開始的。

 

--你從以前就一直聽後搖滾嗎?

奧原:不是,什麼類型都會聽喔。這個網站之前採訪過的SHORT CERCUIT也非常喜歡,甚至還COPY了他們全部的歌曲,其他像WRONG SCALENEVER GOOD ENOUGHCAPTIAN HEDGE HOG也彈過。在我國高中的時候很喜歡當時受歡迎的日本HardcoreEmoMelodic Punk場景,像現在TOE的前身REACHPOPCATCHER,我們年輕的時候聽的這些樂團們也是這樣逐漸的走上後搖滾之路呢。另外像是OasisRed Hot Chili PeppersRadioheadBjörkSigur Rós這些大家都喜歡的著名樂團跟音樂人我也都有在聽。

 

--雖然奧原你也彈鍵盤,但是樂團裡有三位吉他手吧。這是最先有設想到說需要三把吉他的嗎?

奧原:不是,我最初只是想跟朋友一起組團,問了朋友之後結果就收集到三個吉他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做音樂,反而很有意思,創作的動機更強,就這樣持續下去了。剛開始的一年間在沒有貝斯的狀況下持續作曲,也試著表演過兩次,不過果然還是需要貝斯手,因為只有吉他並不是很有迫力,所以我們找了貝斯手加入。我們第一次的迷你專輯時沒有錄貝斯,後來單純就是在原有編曲之上加入貝斯而已,我覺得這樣在有限的條件下組團表演更有意思。

照片是Release tour final演唱會的樣子。右邊是三個吉他手,左邊是貝斯手跟鼓手團員,這是他們的位置。

Photo:Yoshitaka Shirakura

 

--樂團之間作曲方面是以怎麼樣的形式?

奧原:首先我用電腦寫好歌曲之後傳給團員抓歌,然後大家進練團室跑,有問題的地方就在那裡大家討論,或者是帶回家做編曲修改。跑一次就OK的情況也有,但是很難的歌曲也有,讓曲子更像大家的東西果然需要很多時間呢。目前還沒習慣最新專輯的歌曲,哈哈。

 

--真的嗎?可是這週末有Tour final演唱會吧?

奧原:所以真的糟糕啦,哈哈。(其實我看了演唱會,當然沒有問題)。我們的歌曲有三把吉他,因為需要讓各自彈的東西無縫接軌,所以我們就使勁的練習互相配合彈出正確的節奏與旋律,確認吉他的撥弦跟合奏的調整,然後確認整個曲子的強弱,分析整個旋律等等,以便能夠把整個曲子做更好的詮釋。


“PARALLEL”SoundCloud

 

--你自己作曲的時候是不是包括鼓和貝斯?

奧原:是的,我在18歲左右為了想要全部都能夠自己包辦,因此開始練了像貝斯和鼓之類的基本樂器。也希望能夠自己錄音因此花了幾年時間自己邊做邊學起來,所以今年2月份發表的個人專輯全部都是我自己演奏。

 

--個人專輯也是純樂器嗎?

奧原:不是,有唱歌,採用疊錄的方式製作讓我有點手忙腳亂。我歌唱得不好,差不多重錄了1000次有,曲子是偏向流行的。

YUTA OKUHARA “空間の頭上”

 

--在創作方面是先決定歌曲的主題跟名字嗎?

奧原:完全是先作曲完後才決定名字呢,盡可能的不要在曲子本身放太多訊息。當然我們有音樂的概念,比如說作曲儘量不重複節奏等等。名字方面,就是整首曲子完成後,一邊聽一邊聯想名字。

 

--這一題是喜歡後搖滾的台灣朋友特別要問的(),台灣後搖滾音樂大部分都是用小調去創作,How to count one to ten創作歌曲則是以大調為主,這是你們特意去作的嗎?

奧原:這真是好問題阿!對啊,我是特意這樣做的,我們的曲子大部分是大調,而且是以八聲音階為主。當然我也喜歡黑暗的曲子,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又輕鬆又開心的,像是早上起床陽光照進房間的那一瞬間,在大晴天開車兜風等等景象,雖然我一般想事情都比較黑暗面。另一方面影響我的一些美國樂團,像是PINBACKDON CABALLERO等,他們的音樂也是屬於比較POP的。如今我們的世界都充滿了黑暗面,所以至少在音樂方面陽光一點也不錯吧()

 

--你們的作品都是自己的廠牌獨立發表的是吧?

奧原:理由很簡單,沒聽說有哪家唱片公司要找我們啊()。聽人家說想做專輯的話可以自己做,所以就決定自己發唱片。壓片我們自己來,通路方面委託代發,另外就負責一些瑣碎的事務及宣傳的部分,其實有點麻煩啦()

 

--可是即使麻煩也要做。這樣的樂團很少吧?

奧原:對啊,也有可能是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做到吧。跟世界各國比較起來,在日本相對唱片CD市場還算可以,所以才出CD,但其實也差不多要考慮CD以外的流通辦法了。

 

不是只有在一個地方盛行,而是流行到每個地方。

--關於樂團以外的問題,現在的日本後搖滾音樂場景是什麼樣的狀況?

奧原:啊,怎麼樣呢,我覺得從整個世界來看的話,90年代是最高峰後,從2010年又紅回來了。從日本來看的話,是TOE率領我們的整個後搖滾場景,有很多好的樂團都是受到他們的影響。可是並不是說這是主流音樂類型,基本的印象就是愛聽音樂的人喜歡的音樂類型吧。

巡迴表演最後一天,和落語、興幻◎し的合作

Photo:Yoshitaka Shirakura

 

--可是上次的巡迴表演都很成功吧?

奧原:上次的演唱會是我們第一次自己規劃,因此也不能說怎樣,不過250人的場地和2000人的場地站滿人的意義完全不一樣。在大多數人眼中果然還後者更是壓倒性的主流呢。後搖目前還是少數派但是我們不應該只以日本的聽眾作為考量,如果能夠把眼界開拓到整個東亞到東南亞一定會更有趣,這是最近我聽了一些台灣和東南亞的後搖團的感想。

 

--你說得有道理。正好說這樣的話題我想問一下(),十二月份馬上就是台灣發片巡迴了呢,現在是怎樣的心情呢?

奧原:能再跟大象體操一起巡迴非常高興,除了我們成為好朋友之外,當然他們是個很好的樂團。現在我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情:一個就是一定要讓台灣的樂迷驚訝,另外是不知道台灣的聽眾能不能夠接受我們的音樂。

 

--有沒有喜歡台灣的樂團?

奧原:當然是大象體操。我也聽別的台灣樂團,但是因為團名不是英文,我自己也看不懂中文,所以團名都記不起來()。啊,我知道透明雜誌,總之我很期待能夠享受台灣的氣氛,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日本出去國外,而且去國外巡迴是我的夢想,能實現夢想真開心。

 

--那麼最後就以向台灣後搖樂迷們打招呼做結如何?

奧原:哎呀,厲害哦,什麼都沒想啊,哈哈。

 

--別這樣嘛,我台灣朋友跟我講過台灣後搖滾迷之間How to count one to ten越來越多人知道,肯定也有期待這次的演唱會的樂迷,因此請你務必對台灣樂迷們打個招呼!

奧原:真的嗎?好開心!我非常期待在台灣表演,希望你們會歡迎我們,還有也很想知道台灣跟日本的觀眾有什麼不同地方。

 

--我希望你們的巡迴表演能成功!謝謝你今天能讓我採訪。

奧原:不客氣,也謝謝你。

How to count one to ten “parade”

 

這次採訪的主要目的是介紹How to count one to ten給台灣音樂迷,所以我問了一些比較基本的問題。可是在日本最關心的事是這次發表的3rdEPMethod of slow motion』裡有落語(類似中國的單口相聲)和興幻◎し(類似廣播劇)合作的歌曲《Mathematics;Re》。真的很厲害!關於他們這次的合作,詳細的寫在這次採訪內容裡。

CINRA Interview『落語+興幻◎し+ポストロック=日本独自の複合作品。その狙いとは?』

HMV Interview『How to count one to ten「Method of slow motion」10月8日発売』

 

可以看得懂日文的人就看一下。總之希望越多人能夠體驗到他們的現場氛圍越好,這次巡迴表演是很難得的機會,希望你們有機會盡量來參加!

還有シナミ桑幫我翻譯了這次文章!雖然她的專業是樂團的照明,但是她是以翻譯的身份跟大象體操一起來日本巡迴。真的謝謝妳!

 

演唱會日程

12.12 FRI 澀谷TSUTAYA O-NEST”メンテナンス13 1st EP My Sensation Tour FINAL”

12.19 FRI 台北 THE WALL

“How to count one to ten×Elephant Gym TAIWAN TOUR 休團前南北最終場「See You Then」”

12.20 SAT 高雄 水星酒館 THE MERCURY

“How to count one to ten×Elephant Gym TAIWAN TOUR 休團前南北最終場「See You Then」”

12.29/30 MON/THE 名古屋Spazio rita stiffslack忘年会LIVE2014-winter meeting-

 

How to count one to ten official web site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別的語言:別の言語: 簡體中文, 日語

Return Top